工業轉型升級規劃(2011—2015年)

目  錄

前言
第一章 “十一五”工業發展回顧和“十二五”形勢分析
  第一節 “十一五”工業發展取得的主要成績
  第二節 “十二五”工業轉型升級面臨的形勢
第二章 總體思路和主要目標
  第一節 指導思想和基本要求
  第二節 主要目標
第三章 工業轉型升級的重點任務
  第一節 增強自主創新能力
  第二節 加強企業技術改造
  第三節 提高工業信息化水平
  第四節 促進工業綠色低碳發展
  第五節 實施質量和品牌戰略
  第六節 推動大企業和中小企業協調發展
  第七節 優化工業空間布局
  第八節 提升對外開放層次和水平
第四章 重點領域發展導向
  第一節 發展先進裝備制造業
  第二節 調整優化原材料工業
  第三節 改造提升消費品工業
  第四節 增強電子信息產業核心競爭力
  第五節 提高國防科技工業現代化水平
  第六節 加快發展面向工業生產的相關服務業
第五章 保障措施及實施機制
  第一節 完善保障措施
  第二節 健全實施機制

 

前  言

  “十一五”期間,面對國際國內環境的深刻變化和風險挑戰,在黨中央、國務院的正確領導下,工業保持平穩較快發展,結構調整取得積極成效,有力地促進了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
  “十二五”時期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是深化改革開放、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攻堅時期。工業是我國國民經濟的主導力量,是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主戰場。今后五年,我國工業發展環境將發生深刻變化,長期積累的深層次矛盾日益突出,粗放增長模式已難以為繼,已進入到必須以轉型升級促進工業又好又快發展的新階段。轉型就是要通過轉變工業發展方式,加快實現由傳統工業化向新型工業化道路轉變;升級就是要通過全面優化技術結構、組織結構、布局結構和行業結構,促進工業結構整體優化提升。工業轉型升級是我國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關鍵所在,是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的根本要求,也是實現工業大國向工業強國轉變的必由之路。
  《工業轉型升級規劃(2011—2015年)》是指導今后五年我國工業發展方式轉變的行動綱領,是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的具體部署,是工業領域其他規劃的重要編制依據。
  《工業轉型升級規劃(2011—2015年)》由工業和信息化部會同發展改革委、科技部、財政部、國土資源部、環境保護部、商務部、國資委及國防科工局、煙草局等部門和單位聯合編制。

第一章 “十一五”工業發展回顧和“十二五”形勢分析

第一節 “十一五”工業發展取得的主要成績

  “十一五”期間,我國工業發展經歷了極不平凡的五年。面對國內外環境的復雜變化,中央果斷實施了一系列強有力的宏觀調控措施,有效應對了國際金融危機的巨大沖擊和特大地震等自然災害的嚴峻挑戰,我國工業總體上保持了平穩較快發展,在新型工業化進程中邁出了堅實步伐。
  工業保持持續快速增長。在全面應對金融危機過程中,及時制定出臺的十大產業調整和振興規劃,對國民經濟企穩回升和平穩較快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十一五”期間,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速達11.3%,全國城鎮工業企業投資總額年均增速達26.1%,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年均增速達30.2%。2010年,全部工業實現增加值16萬億元,占國內生產總值的40.2%,全國城鎮工業企業完成投資9.9萬億元,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4.2萬億元。
  產業結構不斷優化。組織實施重點產業調整和技術改造項目8955項,帶動社會投資1萬億元。“十一五”期間重點領域淘汰落后產能取得積極進展,其中淘汰煉鐵產能1.2億噸、水泥產能3.5億噸、造紙產能1070萬噸。2010年全國高技術產品出口占全部商品出口的31.2%,較2005年提高3.1個百分點。企業兼并重組步伐加快,鋼鐵、汽車、船舶、水泥等行業產業集中度明顯提高。東部向中西部地區產業轉移步伐加快,“十一五”期間中西部地區工業增加值占全國工業增加值的比重提高5.8個百分點。
  技術創新能力不斷增強。到2010年,依托工業企業設立了127個國家工程研究中心、729個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和5532個省級企業技術中心,企業發明專利申請數已占國內發明專利申請總數的53%。機械工業主要產品中約有40%的產品質量接近或達到國際先進水平。載人航天、探月工程、新支線飛機、大型液化天然氣船(LNG)、高速軌道交通、時分同步碼分多址接入通信(TD-SCDMA)、高性能計算機等領域取得一批重大技術創新成果。
  節能減排和安全生產取得積極成效。“十一五”期間規模以上企業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累計下降26%,單位工業增加值用水量下降36.7%,工業化學需氧量及二氧化硫排放總量分別下降17%和15%;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率達69%,大宗固體廢物等綜合利用取得明顯進展。工業企業本質安全生產水平不斷提高,2010年工礦商貿事故死亡人數和工礦商貿企業就業人員10萬人生產安全事故死亡率較2005年分別下降33%和45%。
  中小企業發展和產業集聚水平不斷提高。目前,全國各類中小企業達4400萬戶(含個體工商戶),完成了全國50%的稅收,創造了60%的國內生產總值,提供了近80%的城鎮就業崗位。中小企業發展的外部環境明顯改善,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取得積極進展。各類產業集聚區成為工業發展的重要載體,東部地區工業園區實現工業產值已占本地區工業總產值的50%以上,中西部地區涌現出一批特色產業園區,128家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創建工作有序推進。
  信息技術深化應用和軍民融合式發展穩步推進。信息技術在研發設計、生產過程控制、節能減排、安全生產等領域的應用不斷深化。國家級“兩化”(工業化和信息化)融合試驗區建設和重點行業信息化工作取得初步成效。2010年,我國實現軟件業務收入1.3萬億元、電子商務交易額4.5萬億元,分別為2005年的3.3倍和3倍。民口單位獲武器裝備科研生產許可證已占全部許可證的2/3,國防科技工業完成民品產值占國防科技工業產值的74.5%。
  對外開放和體制改革不斷深化。目前,我國工業制成品出口額已占全球制成品貿易的1/7,較2005年提高5個百分點。2010年,制造業外商直接投資(FDI)為496億美元,占全國實際利用外資的46.9%;企業對外直接投資遍布129個國家和地區,實現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590億美元,比2005年增加3.8倍。跨國公司在華設立的研發中心已超過1400家,較“十五”末增長近一倍。國有工業大型企業布局調整步伐加快,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環境不斷完善。工業行業管理體系進一步健全。
  經過五年的努力,我國工業整體素質明顯改善,總體實力躍上新臺階。同時,必須清醒地看到,工業發展方式仍較為粗放,主要表現在:自主創新能力不強,關鍵核心技術和裝備主要依賴進口;資源能源消耗高,污染排放強度大,部分“兩高一資”行業產能過剩問題突出;規模經濟行業產業集中度偏低,缺少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企業和國際知名品牌,中小企業發展活力有待進一步增強;產業集聚和集群發展水平不高,產業空間布局與資源分布不協調;一般加工工業和資源密集型產業比重過大,高端制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滯后。這些矛盾和問題已嚴重制約工業持續健康發展,必須盡快加以研究解決。

第二節 “十二五”工業轉型升級面臨的形勢

  “十二五”時期,我國仍處于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但工業發展的內外部環境發生深刻變化,既有國際金融危機帶來的深刻影響,也有國內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提出的緊迫要求,只有加快轉型升級才能實現工業又好又快發展。
  國際環境呈現新趨勢。當今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之中,我國工業發展面臨的國際環境更趨復雜,既面臨著難得機遇,也伴隨著嚴峻挑戰,給我國工業轉型升級帶來深刻影響。
  ——世界經濟增長和市場需求發生新變化。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經濟全球化持續深入發展,為我國進一步實施“走出去”戰略,提高在全球范圍內的資源配置能力,拓展外部發展空間提供了新機遇。同時,國際金融危機影響深遠,全球需求結構出現明顯變化,貿易保護主義有所抬頭,圍繞市場、資源等方面的競爭更趨激烈,能源資源、氣候變化等全球性問題錯綜復雜,世界經濟的不確定性仍然較大,對我國工業轉型升級形成新的壓力。
  ——科技創新和新興產業發展孕育新突破。信息網絡、生物、可再生能源等新技術正在醞釀新的突破,全球范圍內新興產業發展進入加速成長期。我國在新興產業領域已取得了一定突破,把握好全球經濟分工調整的新機遇,加強戰略部署和統籌規劃,就有可能在新一輪國際產業競爭中搶占先機、贏得優勢。同時,發達國家紛紛推行“制造業再造”,加緊在新興科技領域前瞻布局,搶占未來科技和產業發展制高點的競爭日趨激烈,如果應對不當、貽誤時機,我國在新技術和新興產業領域與發達國家的差距有可能進一步拉大。
  ——全球化生產方式變革不斷加快。隨著信息技術與先進制造技術的深度融合,柔性制造、虛擬制造等日益成為世界先進制造業發展的重要方向。全球化、信息化背景下的國際競爭新格局,客觀上為我國利用全球要素資源,加快培育國際競爭新優勢創造了條件。同時,跨國公司充分利用全球化的生產和組織模式,以核心技術和專業服務牢牢掌控著全球價值鏈的高端環節,我國工業企業提升國際產業分工地位的任務還十分艱巨。
  國內環境呈現新特征。今后五年,我國工業發展的基本條件和長期向好趨勢沒有改變,但傳統發展模式面臨諸多挑戰,工業轉型升級勢在必行。
  ——城鎮化進程和居民消費結構升級為工業轉型升級提供了廣闊空間。城鎮化是擴大內需的最大潛力所在,巨大的消費潛力將轉化為經濟持續發展的強大動力。“十二五”期間,我國城鎮化率將超過50%,內需主導、消費驅動、惠及民生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將進一步引導居民消費預期,推動居民消費結構持續優化升級,為我國工業持續發展提供有力支撐。同時勞動力、土地、燃料動力等價格持續上升,生產要素成本壓力加大,轉型升級的約束相應增多。
  ——信息化、市場化與國際化持續深入發展為工業轉型升級提供了重要契機。信息化發展正進入一個新的歷史階段,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日益成為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內在動力。近年來,資本、技術、勞動力等各類要素市場逐步健全,市場配置資源的深度和廣度不斷拓展,對外經濟技術交流合作日益擴大,開放型經濟體系不斷完善,經濟體制活力顯著增強。同時,我國信息化和國際化水平與發達國家仍有較大差距,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仍處于完善過程中,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還不足,健全與科學發展要求相適應的體制機制尚需較長過程。
  ——能源資源和生態環境約束更趨強化對工業轉型升級提出了緊迫要求。隨著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加快推進,綠色發展的體制機制將進一步完善,為工業節能減排、淘汰落后產能等創造良好環境,也將促進節能環保、新能源等新興產業加速發展。同時,由于長期粗放式發展,我國工業能源資源消耗強度大,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別占全社會能源消耗、二氧化硫排放總量的70%以上,鋼鐵、煉油、乙烯、合成氨、電石等單位產品能耗較國際先進水平高出10%-20%;礦產資源對外依存度不斷提高,原油、鐵礦石、鋁土礦、銅礦等重要能源資源進口依存度超過50%。隨著能源資源剛性需求持續上升,生態環境約束進一步加劇,對加快轉變工業發展方式形成了“倒逼機制”。
  總體上看,“十二五”時期是我國工業轉型升級的攻堅時期。轉型升級如能加快推進,就能推動我國經濟社會進入良性發展軌道;如果行動遲緩,不僅資源環境難以承載,而且會錯失重要的戰略機遇期。必須積極創造有利條件,著力解決突出矛盾和問題,促進工業結構整體優化升級,加快實現由傳統工業化向新型工業化道路的轉變。

第二章 總體思路和主要目標

第一節 指導思想和基本要求

  “十二五”工業轉型升級,要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按照構建現代產業體系的本質要求,以科學發展為主題,以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為主線,以改革開放為動力,著力提升自主創新能力;推進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改造提升傳統產業,培育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快發展生產性服務業,全面優化技術結構、組織結構、布局結構和行業結構;把工業發展建立在創新驅動、集約高效、環境友好、惠及民生、內生增長的基礎上,不斷增強工業核心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為建設工業強國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打下更加堅實的基礎。
  工業轉型升級涉及理念的轉變、模式的轉型和路徑的創新,是一個戰略性、全局性、系統性的變革過程,必須堅持在發展中求轉變,在轉變中促發展。基本要求是:
  ——堅持把提高發展的質量和效益作為轉型升級的中心任務。正確處理好工業增長與結構、質量、效益、環境保護和安全生產等方面的重大關系,以提高工業附加值水平為突破口,全面優化要素投入結構和供給結構,改善和提升工業整體素質,強化工業企業安全保障,加快推動發展模式向質量效益型轉變。
  ——堅持把加強自主創新和技術進步作為轉型升級的關鍵環節。努力突破制約產業優化升級的關鍵核心技術,提高產業核心競爭力,完善產業鏈條,促進由價值鏈低端向高端躍升。支持企業技術改造,增強新產品開發能力和品牌創建能力,培育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快推動發展動力向創新驅動轉變。
  ——堅持把發展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工業作為轉型升級的重要著力點。健全激勵與約束機制,推廣應用先進節能減排技術,推進清潔生產。大力發展循環經濟,加強資源節約和綜合利用,積極應對氣候變化。強化安全生產保障能力建設,加快推動資源利用方式向綠色低碳、清潔安全轉變。
  ——堅持把推進“兩化”深度融合作為轉型升級的重要支撐。充分發揮信息化在轉型升級中的支撐和牽引作用,深化信息技術集成應用,促進“生產型制造”向“服務型制造”轉變,加快推動制造業向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服務化轉變。
  ——堅持把提高工業園區和產業基地發展水平作為轉型升級的重要抓手。完善公共設施和服務平臺建設,進一步促進產業集聚、集群發展。改造提升工業園區和產業集聚區,推進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建設。優化產業空間結構,加快推動工業布局向集約高效、協調優化轉變。
  ——堅持把擴大開放、深化改革作為轉型升級的強大動力。充分利用“兩種資源、兩個市場”,穩定外需、擴大內需,實現內需外需均衡發展。進一步深化改革,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加快推動宏觀調控手段向更多依靠市場力量轉變。

第二節 主要目標

  根據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和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總體要求,“十二五”時期要力爭實現以下主要目標:
  ——工業保持平穩較快增長。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8%,工業增加值率較“十一五”末提高2個百分點,全員勞動生產率年均提高10%,經濟運行的質量和效益明顯提高。
  ——自主創新能力明顯增強。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內部支出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達到1%,重點骨干企業達到3%以上,以企業為主體的技術創新體系進一步健全。企業發明專利擁有量增加一倍,攻克和掌握一批達到世界領先水平的產業核心技術,重點領域和新興產業的關鍵裝備、技術標準取得突破。
  ——產業結構進一步優化。戰略性新興產業規模顯著擴大,實現增加值占工業增加值的15%左右;面向工業生產的相關服務業發展水平明顯提升。規模經濟行業產業集中度明顯提高,培育發展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集團。中小企業發展活力進一步增強。中西部地區工業增加值占比進一步提高。
  ——信息化和軍民融合水平顯著提高。重點骨干企業信息技術集成應用達到國際先進水平,主要行業關鍵工藝流程數控化率達到70%,大中型企業資源計劃(ERP)普及率達到80%以上。軍民資源開放共享程度明顯提高,軍民結合產業規模顯著擴大。
  ——質量品牌建設邁上新臺階。新產品設計、開發能力和品牌創建能力明顯增強,主要工業品質量標準接近或達到國際先進水平,食品、藥品、紡織服裝等民生產品的質量安全水平進一步提高。工業企業社會責任建設取得積極進展。
  ——資源節約、環境保護和安全生產水平顯著提升。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較“十一五”末降低21%左右,單位工業增加值用水量降低30%,單位工業增加值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21%以上;工業化學需氧量和二氧化硫排放總量分別減少10%,工業氨氮和氮氧化物排放總量減少15%;主要耗能行業單位產品能耗持續下降,重點行業清潔生產水平明顯提升。安全生產保障能力進一步提升。

專欄1:“十二五”時期工業轉型升級的主要指標

類別

指  標

2010年

2015年

累計變化

經濟運行 工業增加值增速(%)

[8]

工業增加值率提高(百分點)

2

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

[10]

技術創新 規模以上企業R&D經費內部支出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

>1.0

擁有科技機構的大中型工業企業比重(%)

>35

產業結構 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占工業增加值比重(%)

7

15

8

產業集中度(%) 鋼鐵行業前10家

48.6

60

11.4

汽車行業前10家

82.2

>90

7.8

船舶行業前10家

48.9

>70

21.1

“兩化”融合 主要行業大中型企業數字化設計工具普及率(%)

61.7

85.0

23.3

主要行業關鍵工藝流程數控化率(%)

52.1

70.0

17.9

主要行業大中型企業ERP普及率(%)

80.0

資源節約和環境保護 規模以上企業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下降(%)

21

單位工業增加值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

>21

單位工業增加值用水量下降(%)

30

化學需氧量、二氧化硫排放量下降(%)

10

氨氮、氮氧化物排放量下降(%)

15

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率(%)

69

72

3

注:①[ ]內數值為年均增速;
  ②是按產品產量計算的產業集中度。

  到“十二五”末,努力使我國工業轉型升級取得實質性進展,工業的創新能力、抵御風險能力、可持續發展能力和國際競爭力顯著增強,工業強國建設邁上新臺階。

第三章 工業轉型升級的重點任務

  堅持以市場為導向,以企業為主體,強化技術創新和技術改造,促進“兩化”深度融合,推進節能減排和淘汰落后產能,合理引導企業兼并重組,增強新產品開發能力和品牌創建能力,優化產業空間布局,全面提升核心競爭力,促進工業結構優化升級。

第一節 增強自主創新能力

  緊緊抓住增強自主創新能力這個中心環節,大力推進原始創新、集成創新和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構建以企業為主體、產學研結合的技術創新體系,為工業轉型升級提供重要支撐。
  支持企業真正成為技術創新的主體。支持企業參與國家科技計劃和重大工程項目,健全由企業牽頭實施應用性重大科技項目的機制,重點支持和引導創新要素向企業集聚,使企業真正成為研究開發投入、技術創新活動、創新成果應用的主體。進一步研究落實財政、投資、金融等政策,引導企業增加研發投入。鼓勵和支持企業技術中心建設,支持有條件的企業建立院士工作站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鼓勵骨干企業建立海外研發基地,收購兼并海外科技企業和研發機構。面向企業開放和共享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工程實驗室、重要試驗設備等科技資源。支持骨干企業加強產業鏈上下游合作,提升協同創新能力。鼓勵中小企業采取聯合出資、共同委托等方式進行合作研發。
  健全產業創新體系,攻克共性及關鍵核心技術。加強技術創新能力建設,面向主要工業行業,依托大型轉制院所和骨干企業,整合相關資源,健全基礎研究和共性技術研發體制機制,支持建設一批產業技術開發平臺和技術創新服務平臺。推動建立一批由企業、科研院所和高校共同參與的產業創新戰略聯盟,支持創新戰略聯盟承擔重大研發任務,發揮企業家和科技領軍人才在科技創新中的重要作用。以核心裝備、系統軟件、關鍵材料、基礎零部件等關鍵領域為重點,結合國家重大工程建設及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國家科技計劃(專項)等,推進重點產業技術創新,突破和掌握先進制造、節能減排、國防科技等領域的一批關鍵核心技術,研制一批重大裝備和關鍵產品。支持和促進重大技術成果工程化、產業化,加強軍民科技資源集成融合,加快提升制造業領域知識、技術擴散和規模化生產能力。
  實施知識產權戰略,加強標準體系建設。加強重點產業專利布局,建立重點產業知識產權評議機制、預警機制和公共服務平臺,完善知識產權轉移交易體系,大力培育知識產權服務業,提升工業領域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保護和管理能力。深入開展企事業單位知識產權試點示范工作,實施中小企業知識產權戰略推進工程和知識產權優勢企業培育工程。完善工業技術標準體系,加快制定戰略性新興產業重大技術標準,健全電子電氣、關鍵零部件等工業產品的安全、衛生、可靠性、環保和能效標準,完善食品、化妝品、玩具等日用消費品的安全標準。支持基于自有知識產權的標準研發、評估和試驗驗證,促進更多的技術標準成為國際標準,增強我國在國際標準領域的影響力和話語權。

專欄2:實施重點產業技術創新工程

  組織實施國家科技重大專項。依托“核心電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礎軟件產品”、“極大規模集成電路制造裝備與成套工藝”、“新一代寬帶無線移動通信網”、“高檔數控機床與基礎制造裝備”、“重大新藥創制”、“大型飛機”、“載人航天與探月工程”、“高分辨率對地觀測系統”等重大科技專項,重點突破一批核心關鍵技術,加強知識產權布局和技術標準制定,在重點領域形成自主開發能力。
  組織實施重大科技成果轉化。制定國家產業技術發展指南,每年組織實施一批國家科技進步獎和國家技術發明獎等重大科技成果項目的工程化和產業化。推廣一批能帶動形成新的市場需求、改善民生的科技成果。
  建設重點行業技術創新平臺。整合現有研發資源,推動行業技術創新平臺建設。積極推進工業重點領域實驗室建設。建設重點行業知識產權公共服務平臺,建立健全知識產權預警機制。加強重點企業和重點產業基地知識產權能力建設。建立標準化管理和信息服務平臺。
  發展產業聯盟。在節能與新能源汽車、TD-SCDMA及長期演進趨勢(LTE)、支線及通用飛機、重大節能環保裝備、物聯網、云計算、應用電子和工業軟件、數字內容等若干新興產業領域,推動一批技術創新示范企業和重點產業聯盟發展。制定支持產業聯盟發展的政策措施。

  加強創新型人才和技能人才隊伍建設。積極推動“創新人才推進計劃”在裝備制造、航空航天、電子信息等重點領域的組織實施,培養大批面向生產一線的實用工程人才、卓越工程師和技能人才,造就一批產業技術創新領軍人才和高水平團隊。依托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和重大工程,加強戰略性新興產業等領域緊缺人才的引進和培養。進一步完善專業技術和技能人才評價標準和職業資格認證工作。加強中西部地區產業技術和管理人才的培養。支持建立校企結合的人才綜合培訓和實踐基地。

第二節 加強企業技術改造

  技術改造是促進企業走內涵式發展道路的重要途徑,充分發揮技術改造投資省、周期短、效益好、污染少、消耗低的優勢,通過增量投入帶動存量調整,優化工業投資結構,推動工業整體素質躍上新臺階。
  運用先進適用技術和高新技術改造提升傳統產業。以企業為主體,以提高工業發展質量和效益為中心,緊緊圍繞傳統產業提升、智能及清潔安全發展等重點,通過不斷采用和推廣新技術、新工藝、新流程、新裝備、新材料,對現有企業生產設施、裝備、生產工藝條件進行改造,提高先進產能比重。大力推廣重點行業關鍵、共性技術,支持企業改造提升研發設計、試驗驗證、檢驗檢測等基礎設施及條件,支持工業園區公共服務平臺升級改造。注重把企業技術改造同兼并重組、淘汰落后、流程再造、組織結構調整、品牌建設等有機結合起來,提高新產品開發能力和品牌建設能力,提升企業市場競爭力。
  促進新興產業規模化發展。加快新興科技與傳統產業的有機融合,促進新技術、新產品和新業態的發展。圍繞發展潛力大、帶動性強的若干新興領域,立足現有企業和產業基礎,實施產業鏈升級工程,著力突破新興產業發展的瓶頸制約,促進高新技術產業化,完善產業鏈條,加快形成一批先進的規模化生產能力。強化企業技術改造與技術引進、技術創新的結合,切實提高企業原始創新、集成創新和引進技術消化吸收再創新能力,加快產品和技術升級換代。
  優化工業投資結構。加強工業投資監測分析,研究制定工業投資指南,建立國家重點技術改造項目庫,編制發布年度導向目錄,引導社會資金等要素投向。完善和落實支持企業技術改造的財政、金融、土地等政策,創新資金投入模式,支持一批重點行業、重點領域的重大技術改造項目,支持中小企業加強技術改造,逐步提高技術改造投資在工業投資中的比重。加強準入管理和產能預警,嚴格控制產能過剩行業固定資產投入,抑制盲目擴張和重復建設。強化技術改造基礎工作,加強統計監測分析,完善技術改造管理體制和服務體系,健全支持企業技術改造長效機制。

專欄3:“十二五”技術改造專項工程

  傳統產業升級改造。圍繞品種質量、節能降耗、安全生產、“兩化”融合、軍民結合等重點領域,創新研發設計,改造工藝流程,改善產品檢驗檢測手段,開發新產品,提高產品質量,創建知名品牌,提高傳統產業先進產能比重。
  智能及清潔安全示范。深化信息技術在企業研發設計、生產流通、經營管理等各環節的應用。推進數字化研發設計工具的普及應用,推動生產裝備的數字化和生產過程的智能化。支持重點節能、節水、節材技術和設備的推廣應用。支持重點行業污染治理設施設備升級改造。支持高耗能、高污染企業建立環境和污染源監控信息系統。加大化工、有色、民爆等行業安全生產改造力度。
  產業鏈升級。圍繞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制造、新材料、新能源汽車、生物醫藥等新興產業領域,實施重點領域產業鏈改造升級,完善產業鏈條,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
  中小企業專業化發展。支持中小企業加快技術進步,促進走“專精特新”發展道路,支持工藝專業化企業發展,健全協作配套體系,提高中小企業聚集度,發展產業集群。
  公共服務平臺升級。支持重點工業園區研發設計、質量認證、試驗檢測、節能與污染治理、信息網絡服務等平臺升級改造;圍繞產業共性關鍵技術研發和推廣,對現有重點產業基礎技術研發平臺、行業共性檢測試驗平臺、共性服務平臺進行升級改造。

第三節 提高工業信息化水平

  充分發揮信息化在工業轉型升級中的牽引作用,完善信息化推進機制,推動信息技術深度應用,不斷提高工業信息化的層次和水平。
  加快發展支撐信息化發展的產品和技術。加快應用電子等產品的開發和產業化,著力提升汽車、飛機、船舶、機械、家電等行業的產品智能化水平。突破一批關鍵技術瓶頸,大力發展研發設計及工程分析軟件、制造執行系統、工業控制系統、大型管理軟件等應用軟件和行業解決方案,逐步形成工業軟件研發、生產和服務體系,為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制造提供有力支撐。組織開展重點行業工業控制系統的安全風險評估,研究開發危險自動識別和故障實時診斷共性關鍵技術,加快監控和數據采集系統(SCADA)等工業控制系統的安全防護建設。

專欄4:發展信息化相關支撐技術及產品

  工業控制。加強分布式控制系統、可編程控制器、驅動執行機構、觸摸屏、文本顯示器等軟硬件產品的研制,提升工業控制的集成化、智能化水平。
  嵌入式系統。重點支持開發核心芯片、嵌入式操作系統、集成開發環境和嵌入式應用軟件產品,加強嵌入式系統與網絡技術的融合,推進嵌入式技術在各行業的應用。
  工業軟件。發展計算機輔助設計(CAD)、計算機輔助工程分析(CAE)、計算機輔助工藝設計(CAPP)、制造執行系統(MES)、產品生命周期管理(PLM)、產品數據管理(PDM)、過程控制系統(PCS)、企業資源計劃(ERP)等工業軟件,加快重點領域推廣應用。
  應用電子。突破數控系統現場總線、通信協議、高速伺服驅動等技術。加快發展車載網絡、動力電池及管理控制系統、動力總成控制系統和車用芯片。突破數字化醫學影像診斷、醫用傳感器、治療微系統等的自主研制。促進絕緣柵雙極型晶體管(IGBT)等新型器件開發和應用。發展航空機載電子設備及其相關計算機輔助設計和應用系統。研發綜合船橋技術、船載全球定位系統(GPS)產品系統集成技術、船舶自動識別技術。

  全面提高企業信息化水平。深化信息技術在企業生產經營環節的應用,推進從單項業務應用向多業務綜合集成轉變,從企業信息應用向業務流程優化再造轉變,從單一企業應用向產業鏈上下游協同應用轉變。推進數字化研發設計工具的普及應用,優化研發設計流程,加快構建網絡化、協同化的工業研發設計體系。推動生產裝備數字化和生產過程智能化,加快集散控制、制造執行等技術在原材料企業的集成應用;加快精益生產、敏捷制造、虛擬制造等在裝備制造企業的普及推廣;加大數字化、自動化技術改造提升消費品企業信息化水平力度。全面普及企業資源計劃、供應鏈、客戶關系等管理信息系統,以集成應用促進業務流程優化,推動企業管理創新。加強企業信息化隊伍建設,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建立首席信息主管(CIO)制度。
  創新信息化推進機制。建立健全企業信息化推進服務體系,以服務能力建設為中心,實施行業信息化服務工程,推動信息技術研發與行業應用緊密結合,發展一批面向工業行業的信息化服務平臺,培育一批國家級信息化促進中心,建設一批面向重點行業的國家級工程數據中心,樹立一批信息化示范企業。依托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和國家級“兩化”融合試驗區,健全信息網絡基礎設施,提升智能化發展水平。建立工業企業信息化評估體系和行業評估規范,規范發展第三方評價機構。

第四節 促進工業綠色低碳發展

  按照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的要求,以推進設計開發生態化、生產過程清潔化、資源利用高效化、環境影響最小化為目標,立足節約、清潔、低碳、安全發展,合理控制能源消費總量,健全激勵和約束機制,增強工業的可持續發展能力。
  大力推進工業節能降耗。圍繞工業生產源頭、過程和產品三個重點,實施工業能效提升計劃,推動重點節能技術、設備和產品的推廣和應用,提高企業能源利用效率,鼓勵工業企業建立能源管理體系。完善主要耗能產品能耗限額和產品能效標準,嚴格能耗、物耗等準入門檻。深入開展重點用能企業對標達標、能源審計和能源清潔度檢測活動。健全節能市場化機制,加快推行合同能源管理和電力需求側管理。健全高耗水行業用水限定指標和新建企業(項目)用水準入條件;組織實施重點行業節水技術改造,加快節水技術和產品的推廣使用,推進污廢水再生利用,提高工業用水效率。推廣節材技術工藝,發展木基復合材料、生物材料、再生循環和節材型包裝。加強政策引導,促進金屬材料、石油等原材料的節約代用。
  促進工業清潔生產和污染治理。以污染物排放強度高的行業為重點,加強清潔生產審核,組織編制清潔生產推行方案、實施方案和評價指標體系,推動企業清潔生產技術改造,提高新建項目清潔生產水平。研究建立生態設計產品標識制度,發布工業企業生態評價設計實施指南。加強造紙、印染、制革、化工、農副產品加工等行業的水污染治理,削減化學需氧量及氨氮排放量。推進鋼鐵、石油化工、有色、建材等行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粉塵和揮發性有機污染物減排,逐步削減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切實加強有色金屬礦產采選、有色金屬冶煉、鉛蓄電池、基礎化工等行業的鉛、汞、鎘、鉻等重金屬和類金屬砷污染防治,推動工業行業化學品環境風險防控。穩步推進電子電氣產品污染控制合格評定體系的建立,控制和減少廢棄電子電氣產品對環境的污染。
  發展循環經濟和再制造產業。開發應用源頭減量、循環利用、再制造、零排放和產業鏈接技術。以工業園區、工業集聚區等為重點,通過上下游產業優化整合,實現土地集約利用、廢物交換利用、能量梯級利用、廢水循環利用和污染物集中處理,構筑鏈接循環的工業產業體系。加強廢舊金屬、廢塑料、廢紙、廢舊紡織品、廢舊鉛酸電池及鋰離子電池、廢棄電子電器產品、廢舊合成材料等回收利用,發展資源循環利用產業。加強共性關鍵技術研發及推廣,推進大宗工業固體廢物規模化增值利用。以汽車零部件、工程機械、機床等為重點,組織實施機電產品再制造試點,開展再制造產品認定,培育一批示范企業,有序促進再制造產業規模化發展。

專欄5:工業節能降耗減排專項

  工業節能。組織開展工業企業能效對標達標活動和企業能效“領跑者”行動,加強鋼鐵、有色、石化、建材等重點用能行業節能改造,推進能源管理體系建設,實施百項重點節能技術、節能產品(設備)推廣應用工程,噸鋼能耗、噸鋁綜合交流電耗、噸乙烯平均能耗、噸水泥綜合能耗分別由2010年的615公斤標準煤、14250千瓦時、910公斤標準煤、100千瓦時下降到2015年的590公斤標準煤、13800千瓦時、880公斤標準煤、92千瓦時。
  工業節水。對高用水行業實施節水技術改造。實施干法除塵、工業廢水處理回用、礦井水資源化利用等節水工程。組織工業廢水處理回用成套裝置攻關,加強工業廢水資源化利用,提高工業用水重復利用率。
  工業節材。組織開展機電產品包裝節材代木試點,推動節材代木包裝產品的研究開發和擴大應用,開展包裝物周轉使用示范。組織開展貴重金屬節材試點。
  清潔生產和污染防治。在重點行業開展共性、關鍵清潔生產技術應用示范,推動實施一批重大清潔生產技術改造項目。實施重點行業揮發性有機物治理、鋼鐵燒結機脫硫、水泥廠脫硝、石化行業催化裂化煙氣脫硫、造紙及印染行業廢水深度治理、二口惡英減排等工作方案。加快推行電子電氣產品污染控制自愿性認證。
  資源綜合利用及循環經濟。推動大宗工業固體廢棄物規模化高值利用。推進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設。組織開展有色金屬再生利用示范工程,建設廢舊汽車、家電、電子產品拆解加工利用示范基地及機電產品再制造示范基地。
  “兩型”企業創建。推進電力、鋼鐵、有色、化工、建材等重點行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企業創建試點,培育一批示范企業。

  積極推廣低碳技術。加強低碳技術研發及產業化,推動重大低碳技術的示范應用,積極開發輕質材料、節能家電等低碳產品,控制工業領域的溫室氣體排放。建立企業、園區、行業等不同層次低碳評價指標體系,開展低碳工業園區試點,探索低碳產業發展模式。研究編制重點行業低碳技術推廣應用目錄,研究建立低碳產品評價標準、標識和認證制度,探索基于行業碳排放的經濟政策和碳交易措施。
  加快淘汰落后產能。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綜合運用法律、經濟及必要的行政手段,加快形成有利于落后產能退出的市場環境和長效機制。強化安全、環保、能耗、質量、土地等指標約束作用,完善落后產能界定標準,嚴格市場準入條件,防止新增落后產能。加快資源性產品價格形成機制改革,實施差別電價等政策,促進落后產能加快淘汰;采取綜合性調控措施,抑制高消耗、高排放產品的市場需求。嚴格執行環境保護、能源資源節約、清潔生產、安全生產、產品質量、職業健康等方面法律法規和技術標準,依法淘汰落后產能。

專欄6:主要行業淘汰落后產能的重點*

  鋼鐵。重點淘汰90平方米以下燒結機、8平方米以下球團豎爐、400立方米及以下高爐、30噸及以下電爐、轉爐。
  焦炭。重點淘汰炭化室4.3米(搗固焦爐3.8米)以下常規機焦爐、未達到焦化行業準入條件要求的熱回收焦爐等產能。
  鐵合金。重點淘汰6300KVA及以下普通鐵合金礦熱爐等產能。
  有色金屬。銅冶煉重點淘汰密閉鼓風爐、電爐、反射爐等落后產能。電解鋁重點淘汰100千安及以下小預焙槽等產能。鉛冶煉重點淘汰采用燒結機、燒結鍋、燒結盤、簡易高爐等工藝設備。淘汰落后的再生銅、再生鋁、再生鉛生產工藝及設備。
  電石。重點淘汰開放式電石爐,單臺爐變壓器容量小于12500千伏安的電石爐等落后設備。逐步淘汰高汞觸媒電石法聚氯乙烯生產工藝。
  水泥。重點淘汰3.0米以下水泥機械化立窯,小型水泥回轉窯,水泥粉磨站直徑3.0米以下的球磨機等產能,淘汰落后生產能力2.5億噸。
  平板玻璃。全部淘汰平拉(含格法)普通玻璃生產線。
  造紙。重點淘汰單條年生產能力3.4萬噸以下的非木漿生產線,年生產能力5.1萬噸以下的化學木漿生產線,年生產能力1萬噸以下的廢紙制漿生產線等產能。
  制革。重點淘汰年加工生皮能力5萬標張牛皮以下的生產線,年加工藍濕皮能力3萬標張牛皮以下的生產線等產能。
  印染。重點淘汰74型染整設備、浴比大于1∶10的棉及化纖間歇式染色設備等落后設備。化纖。重點淘汰濕法氨綸生產工藝,硝酸法腈綸常規纖維生產工藝,年產2萬噸以下常規粘膠短纖維生產線等產能。

  注:*落后產能淘汰重點將根據國家產業政策和有關規定進行動態調整。
  提高工業企業安全生產水平。落實企業安全生產主體責任制,建立健全企業安全生產預防機制。加強重點行業安全生產政策、規劃、標準的制定和修訂,提升安全生產準入條件,對不符合安全生產標準、危及安全生產的落后技術、工藝和裝備實施強制性淘汰。實施高風險化工產品、工藝和裝備的替代和改造,推進高安全風險、高環境風險和安全防護距離不足的化工企業搬遷調整,規范建設安全、環保、風險可控的化工園區。研發和推廣安全專用設備,加快安全生產關鍵技術裝備升級換代,實現危險作業場所的人機隔離、遙控操作、遠程監控或減少在線操作人員,增強事故的預防、預警和應急處理能力。

第五節 實施質量和品牌戰略

  以開發品種、提升質量、創建品牌、改善服務、提高效益為重點,大力實施質量和品牌戰略,引領和創造市場需求,不斷提高工業產品附加值和競爭力。
  提升工業產品質量。健全技術標準,優化產品設計,改造技術裝備、推進精益制造,加強過程控制,完善檢驗檢測,為提升產品質量提供基礎保障。強化企業質量主體責任,結合行業特點推廣先進質量管理方法和質量管理體系認證,推動企業建立全員、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質量管理體系。組織開展關鍵原材料和基礎零部件的工藝技術、質量與可靠性攻關。加強重大裝備可靠性設計、試驗與驗證技術研究,提高產品內在質量和使用壽命。加快重點行業質量和檢測標準的制修訂,深入推進重點工業產品質量對標和達標工作。結合食品、化妝品、家電等行業的產品質量與安全性能的強制性認證和現行法律制度及管理措施,加強質量基礎能力建設,提高產品質量檢測能力。
  加強自主品牌培育。鼓勵企業制定品牌發展戰略,支持企業通過技術創新掌握核心技術,形成具有知識產權的名牌產品,不斷提升品牌形象和價值。引導企業推進品牌的多元化、系列化、差異化,創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世界級品牌。鼓勵有實力的企業收購海外品牌,支持國內品牌在境外的商標注冊,促進品牌國際化。發展專業品牌運營機構,在信息咨詢、產品開發、市場推廣、質量檢測等方面為企業品牌建設提供公共服務。建立品牌評價機制,指導重點行業定期發布品牌報告,加強自有品牌培育過程的動態監測。
  加強工業產品質量安全保障。以食品、藥品、化妝品等為重點,完善企業產品質量追溯和質量安全檢驗檢測體系,健全產品安全法規和標準體系。引導企業開展“質量安全承諾”活動,有序推進企業質量誠信體系建設和評價工作,逐步建立企業質量安全誠信檔案,引導企業創建誠信文化。規范企業質量自我聲明,建立工業產品質量監測預警制度。加強行業自律,建立企業質量誠信管理體系和評價機制。強化質量安全基礎工作,加快建設廢棄工業產品的環境影響數據庫、產品傷害監測數據庫、重點產品缺陷數據庫、有害物質限量安全數據庫。支持企業運用信息化手段,加強對產品全生命周期和全供應鏈的質量控制。支持建立面向中小企業的質量公共服務平臺。推進工業企業的社會責任體系建設,建立重點企業社會責任信息披露制度。

專欄7:工業產品質量和品牌建設

  工業產品質量提升。支持建設500個權威的工業產品質量技術評價實驗室和800個用于產品質量改進的公共服務平臺;組織實施關鍵基礎產品質量攻關計劃,提升關鍵原材料、基礎元器件性能的穩定性;組織實施重大裝備可靠性增長計劃,支持開展可靠性設計、試驗與驗證,提升重大裝備可靠性、一致性水平。
  工業企業質量誠信體系建設。以組織機構代碼實名制為基礎,健全工業企業質量誠信信息征集和披露、評價體系,完善政府、協會、企業聯動的工作機制。建立健全企業質量安全誠信檔案,完善食品質量安全追溯體系。完善工業產品技術和質量信息發布制度。建立獎懲并舉、疏堵結合、多部門聯動的工業產品質量信譽社會評價機制。組織完善自律規范。健全和規范“質量承諾”、“產品召回”等制度。
  自主品牌培育。指導工業企業通過強化意識、增強能力、創新開發、評估改進和樹立信譽等工作,積極培育知名品牌。以消費品、電子信息、機械裝備等領域為重點,整合相關政策資源,重點培育100個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品牌及1000個國內著名品牌。

第六節 推動大企業和中小企業協調發展

  在規模經濟行業促進形成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集團,扶持發展大批具有“專精特新”特征的中小企業,加快形成大企業與中小企業協調發展、資源配置更富效率的產業組織結構。
  推進企業兼并重組,發展一批核心競爭力強的大企業大集團。以汽車、鋼鐵、水泥、船舶、機械、電子信息、電解鋁、稀土、食品、醫藥、化妝品等行業為重點,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推動優勢企業強強聯合、跨地區兼并重組、境外并購和投資合作,引導兼并重組企業管理創新,促進規模化、集約化經營,提高產業集中度。清理限制跨地區兼并重組的規定,理順地區間利益分配關系,加快國有經濟布局和結構的戰略性調整,支持民營企業參與國有企業改革、改制和改組。鼓勵通過壯大主業、資源整合、業務流程再造、資本運作等方式,加強技術創新、管理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在研發設計、生產制造、品牌經營、專業服務、系統集成、產業鏈整合等方面形成核心競爭力,壯大一批具有競爭優勢的大企業大集團。
  促進中小企業走“專精特新”發展道路。繼續實施中小企業成長工程,著力營造環境、改善服務,鼓勵、支持和引導中小企業進一步優化結構和轉型成長。增強創業創新活力和吸納就業能力,鼓勵和支持創辦小企業、開發新崗位,積極發展勞動密集型和特色優勢中小企業,鼓勵中小企業進入戰略性新興產業和現代服務業領域。引導和支持中小企業專業化發展,支持成長性中小企業做精做優,發展一批專業化企業,支持發展新模式、新業態。鼓勵中小企業挖掘、保護、改造民間特色傳統工藝,發展地方特色產業,形成特色產品和特色服務。引導大型企業與中小企業通過專業分工、服務外包、訂單生產等多種方式開展合作,培育一批“配套專家”,提高協作配套水平。大力發展產業集群,提高中小企業集聚度,優化生產要素和資源配置。
  加強企業管理和企業家隊伍建設。引導企業牢固樹立依法經營、照章納稅、誠實守信意識,切實維護投資者和債權人權益,切實維護職工合法權益。加強企業文化建設,積極推進企業社會責任建設。加快現代企業制度建設,依法建立完善的法人治理結構,完善股權激勵等中長期激勵制度。引導企業加強設備、工藝、操作、計量、原料、現場、財務、成本管理等基礎管理工作,推動管理創新,提高管理水平和市場競爭能力。大力開發人才資源,以職業經理人為重點,培養造就一批具有全球戰略眼光、管理創新能力和社會責任感的優秀企業家和一支高水平的企業經營管理者隊伍。建立企業經營管理人才庫,實施企業經營管理人才素質提升工程和國家中小企業銀河培訓工程。

第七節 優化工業空間布局

  按照國家區域發展總體戰略和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的要求,充分發揮區域比較優勢,加快調整優化重大生產力布局,推動產業有序轉移,促進產業集聚發展,促進區域產業協調發展。
  調整優化工業生產力布局。按照主體功能區規劃和重大生產力布局規劃的要求,引導產業向適宜開發的區域集聚。根據國家產業政策要求,綜合考慮區域消費市場、運輸半徑、資源稟賦、環境容量等因素,合理調整和優化重大生產力布局。主要依托能源和礦產資源的重大項目,優先在中西部資源富集地布局;主要利用進口資源的重大項目,優先在沿海沿江地區布局,減少資源、產品跨區域大規模調動。加強對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布局規劃,引導各地根據自身的基礎和條件,合理選擇發展方向和布局重點。
  推進產業有序轉移。堅持政府引導與市場機制相結合、產業轉移與產業升級相結合、優勢互補與互利共贏相結合、資源開發與生態保護相結合,引導地區間產業合作和有序轉移。支持中西部地區以現有工業園區和各類產業基地為依托,加強配套能力建設,進一步增強承接產業轉移的能力。鼓勵通過要素互換、合作興辦園區、企業聯合協作,建設產業轉移合作示范區。鼓勵東部沿海省市在區域內有序推進產業轉移。促進海峽兩岸產業融合對接。開展多種形式對口支援,加強對新疆、西藏和青海的產業援助。嚴格禁止落后生產能力異地轉移,強化產業轉移中的環境和安全監管。
  推動產業集聚發展。按照“布局合理、特色鮮明、集約高效、生態環保”的原則,積極推動以產業鏈為紐帶、資源要素集聚的產業集群建設,培育關聯度大、帶動性強的龍頭企業,完善產業鏈協作配套體系。加強對工業園區發展的規劃引導,提升信息網絡、污染集中治理、事故預防處置和公共服務平臺等基礎設施能力,提高土地集約節約利用水平,促進各類產業集聚區規范有序發展。發揮縣域資源優勢和比較優勢,支持勞動密集型產業、農產品加工業向縣城和中心鎮集聚,形成城鄉分工合理的產業發展格局。按照新型工業化要求,在國家審核公告的開發區(工業園區)和國家重點規劃的產業集聚區內,創建一批產業特色鮮明、創新能力強、品牌形象優、配套條件好、節能環保水平高、產業規模和影響居全國前列的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發展若干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的產業基地。支持以品牌共享為基礎,大力培育國家地理標志、集體商標、原產地注冊、證明標志等集體品牌,提高區域品牌的知名度。

專欄8:產業集聚區及工業園區提升改造

  創建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在現有依法設立的工業園區(集聚區)中,開展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創建工作。基本條件是:一是集約程度高,規模效益好。主導產業特色突出,規模和水平居國內同行業前列;單位土地平均投資強度和平均產出均在3000萬元/公頃以上。二是資源消耗低,安全有保障。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及用水量處于國內同行業先進水平;工業“三廢”排放、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率指標全部達到國家標準;企業強制清潔生產審核實施率達到100%;未發生重大安全生產事故。三是創新能力強,技術水平高。研發投入占銷售收入比重原則上不低于2%;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居國內同行業前列;骨干企業工藝技術和裝備先進。四是產品質量好,品牌形象優。主導產業產品質量處于國際或國內同行業先進水平;擁有一批國際國內知名品牌。五是信息化水平高。信息基礎設施完備,企業在生產經營環節信息化應用達到國內同行業先進水平。六是配套服務體系完善。技術開發、檢驗檢測、現代物流、人才培養等公共服務設施齊全,功能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健全,勞動關系和諧。
  提升省級開發區(工業園區)發展水平。加強對省級開發區規劃編制、產業升級、節能減排、“兩化”融合等工作的指導和支持,健全省級開發區管理機制,逐步完善支持省級開發區規范發展的政策措施。
  建設產業轉移合作示范區。按照“政府引導、市場主導、優勢互補、合作共贏”的原則,在有條件的中西部省市探索要素互換、企業合作、產業鏈協作等合作對接新模式,建立3-5個東(中)西產業轉移合作示范區。

第八節 提升對外開放層次和水平

  適應我國對外開放的新形勢,更加注重引進產業升級亟需的先進技術設備,著力引進高端人才,加快實施“走出去”戰略,努力提高工業對外開放的質量和水平。
  提高工業領域利用外資水平。加強外資政策與產業政策的協調,鼓勵外資投向先進制造、高端裝備、節能環保、新能源、新材料等產業領域,積極推進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國際合作。利用國內市場優勢、資源優勢和智力資本優勢,加強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積極引進研發團隊等智力資源,更好地利用全球科技成果,努力掌握一批核心技術。鼓勵跨國公司在華設立采購中心、研發中心和地區總部等功能性機構,發展國內配套企業。鼓勵國內企業深度參與跨國公司全球價值鏈合作,鼓勵港澳臺企業到西部地區進行投資。
  加快實施“走出去”戰略。鼓勵國內技術成熟、國際市場需求大的行業,向境外轉移部分生產能力。加強統籌規劃,推動在有條件的國家和地區建立境外重化工園區。鼓勵有實力企業開展境外油氣、鐵礦、鈾礦、銅礦、鋁土礦等重要能源資源的開發與合作,建立長期穩定的多元化、多渠道資源安全供應體系。鼓勵國內企業在科技資源密集的國家(地區)設立研發中心,與境外研發機構和創新企業加強技術研發合作。鼓勵實力強、資本雄厚的大型企業開展成套工程項目承包、跨國并購、綠地投資和知識產權國際申請注冊,建立境外營銷網絡和區域營銷中心,在全球范圍開展資源配置和價值鏈整合。
  推動加工貿易轉型升級。推進加工貿易轉型升級試點和示范,延長加工貿易國內增值鏈條,推動加工貿易從組裝加工向研發、設計、核心元器件制造、物流等環節拓展;在中西部地區培育和建設一批加工貿易梯度轉移重點承接地,鼓勵加工貿易向中西部地區轉移。完善海關特殊監管區域政策和功能,鼓勵加工貿易企業向海關特殊監管區域集中。

第四章 重點領域發展導向

  按照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的要求,促進傳統產業與戰略性新興產業、先進制造業與面向工業生產的相關服務業、民用工業和軍事工業協調發展,為加快構建結構優化、技術先進、清潔安全、附加值高、吸納就業能力強的現代產業體系夯實基礎。

第一節 發展先進裝備制造業

  抓住產業升級的關鍵環節,著力提升關鍵基礎零部件、基礎工藝、基礎材料、基礎制造裝備研發和系統集成水平,加快機床、汽車、船舶、發電設備等裝備產品的升級換代,積極培育發展智能制造、新能源汽車、海洋工程裝備、軌道交通裝備、民用航空航天等高端裝備制造業,促進裝備制造業由大變強。
  關鍵基礎零部件及基礎制造裝備。加強鑄、鍛、焊、熱處理和表面處理等基礎工藝研究,加強工藝裝備及檢測能力建設,提升關鍵零部件質量水平。推進智能控制系統、智能儀器儀表、關鍵零部件、精密工模具的創新發展,建設若干行業檢測試驗平臺。繼續推進高檔數控機床和基礎制造裝備重大科技專項實施,發展高精、高速、智能、復合、重型數控工作母機和特種加工機床、大型數控成形沖壓、重型鍛壓、清潔高效鑄造、新型焊接及熱處理等基礎制造裝備,盡快提高我國高檔數控機床和重大技術裝備的技術水平。
  重大智能制造裝備。圍繞先進制造、交通、能源、環保與資源綜合利用等國民經濟重點領域發展需要,組織實施智能制造裝備創新發展工程和應用示范,集成創新一批以智能化成形和加工成套設備、冶金及石油石化成套設備、自動化物流成套設備、智能化造紙及印刷裝備等為代表的流程制造裝備和離散型制造裝備,實現制造過程的智能化和綠色化。加快發展焊接、搬運、裝配等工業機器人,以及安防、深海作業、救援、醫療等專用機器人。到2015年,重大成套裝備及生產線系統集成水平得到大幅度提升。
  節能和新能源汽車。堅持節能汽車與新能源汽車并舉,進一步提高傳統能源汽車節能環保和安全水平,加快純電動汽車、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等新能源汽車發展。組織實施節能與新能源汽車創新發展工程,通過國家科技計劃(專項)有關研發工作,掌握先進內燃機、高效變速器、輕量化材料等關鍵技術,突破動力電池、驅動電機及管理系統等核心技術,逐步建立和完善標準體系;持續跟蹤研究燃料電池汽車技術,因地制宜、適度發展替代燃料汽車。加快傳統汽車升級換代,提高污染物排放標準,減少污染物排放;穩步推進節能和新能源汽車試點示范,加快充、換電設施建設,積極探索市場推廣模式。完善新能源汽車準入管理,健全汽車節能管理制度。大力推動自主品牌發展,鼓勵優勢企業實施兼并重組,形成3-5家具有核心競爭力的大型汽車企業集團,前10強企業產業集中度達到90%。到2015年,節能型乘用車新車平均油耗降至5.9升/百公里;新能源汽車累計產銷量達到50萬輛。
  船舶及海洋工程裝備。適應新的國際造船標準及規范,建立現代造船新模式,著力優化船舶產品結構,實施品牌發展戰略,加快推進散貨船、油船(含化學品船)、集裝箱船等主流船型升級換代。全面掌握液化天然氣船(LNG)等高技術船舶的設計建造技術,加強基礎共性技術和前瞻性技術研究,完善船舶科技創新體系。提升船舶配套水平,鞏固優勢配套產品市場地位,提升配套產品技術水平,完善關鍵設備二輪配套體系。重點突破深水裝備關鍵技術,大力發展海洋油氣礦產資源開發裝備,積極推進海水淡化和綜合利用以及海洋監測儀器設備產業化,打造珠三角、長三角和環渤海三大海洋工程裝備產業集聚區。組織實施綠色精品船舶、船舶動力系統集成、深海資源探采裝備、深海空間站等創新發展工程,全面提升綠色高效造船、信息化造船能力和本土配套能力。到2015年,主流船型本土化設備平均裝船率達到80%,海洋工程裝備世界市場份額提高到20%,船舶工業前10強企業產業集中度達到70%以上。
  軌道交通裝備。以滿足客貨運輸需求和構建便捷、安全、高效的綜合運輸體系為導向,以快速客運網絡、大運量貨運通道和城市軌道交通工程建設為依托,大力發展具備節能、環保、安全優勢的時速200公里等級客運機車、大軸重長編組重載貨運列車、中低速磁懸浮車輛、新型城軌裝備和新型服務保障裝備。組織軌道交通裝備關鍵系統攻關,加速提升關鍵系統和核心技術的綜合能力。到2015年,軌道交通裝備達到世界先進水平。
  民用飛機。堅持軍民結合、科技先行、質量第一和改革創新的原則,加快研制干線飛機、支線飛機、大中型直升機、大型滅火和水上救援飛機、航空發動機、核心設備和系統。深入推進大型飛機重大科技專項的實施,全面開展大型飛機及其配套的發動機、機載設備、關鍵材料和基礎元器件研制,建立大型飛機研發標準和規范體系。實施支線飛機和通用航空產業創新發展工程,加快新支線飛機研制和改進改型,推進支線飛機產業化和精品化,研制新型支線飛機;發展中高端噴氣公務機,研制一批新型作業類通用飛機、多用途通用飛機、直升機、教練機、無人機及其他特種飛行器,積極發展通用航空服務。到2015年,航空工業銷售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國產單通道大型客機實現首飛,國產支線飛機、直升機和通用飛機市場占有率明顯提高。
  民用航天。完善我國現役運載火箭系列型譜,完成新一代運載火箭工程研制并實現首飛;實施先進上面級、多星上面級飛行演示驗證;啟動重型運載火箭和更大推力發動機關鍵技術攻關。實施月球探測、高分辨率對地觀測系統等國家科技重大專項。推進國家空間基礎設施建設,實施宇航產品型譜化與長壽命高可靠工程,發展新型對地觀測、通信廣播、新技術與科學實驗衛星,不斷完善應用衛星體系。進一步完善衛星地面系統建設,推進應用衛星和衛星應用由科研試驗型向業務服務型轉變。加強航天軍民兩用技術發展,拓展航天產品與服務出口市場,穩步提高衛星發射服務的國際市場份額。
  節能環保和安全生產裝備。緊緊圍繞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建設需要,依托國家節能減排重點工程和節能環保產業重點工程,加快發展節能環保和資源循環利用技術和裝備。大力發展高效節能鍋爐窯爐、電機及拖動設備、余熱余壓利用和節能監測等節能裝備。重點發展大氣污染防治、水污染防治、重金屬污染防治、垃圾和危險廢棄物處理、環境監測儀器儀表、小城鎮分散型污水處理、畜禽養殖污染物資源化利用、污水處理設施運行儀器儀表等環保設備,推進重大環保裝備應用示范。加快發展生活垃圾分選、填埋、焚燒發電、生物處理和垃圾資源綜合利用裝備。圍繞“城市礦產”工程,發展高效智能拆解和分揀裝置及設備。推廣應用表面工程、快速熔覆成形等再制造裝備。發展先進、高效、可靠的檢測監控、安全避險、安全保護、個人防護、災害監控、特種安全設施及應急救援等安全裝備,發展安全、便捷的應急凈水等救災設備。
  能源裝備。積極應用超臨界、超超臨界和循環流化床等先進發電技術,加大水電裝備向高參數、大容量、巨型化轉變。大力發展特高壓等大容量、高效率先進輸變電技術裝備,推動智能電網關鍵設備的研制。推進大型先進壓水堆和高溫氣冷堆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實施,掌握百萬千瓦級核電裝備的核心技術。突破大規模儲能技術瓶頸,提升風電并網技術和主軸軸承等關鍵零部件技術水平,著力發展適應我國風場特征的大功率陸地和海洋風電裝備。依托國家有關示范工程,提高太陽能光電、光熱轉換效率,加快提升太陽能光伏電池、平板集熱器及組件生產裝備的制造能力。推動生物質能源裝備和智能電網設備研發及產業化。掌握系統設計、壓縮機、電機和變頻控制系統的設計制造技術,實現油氣物探、測井、鉆井等重大裝備及天然氣液化關鍵設備的自主制造。

專欄9:重大技術裝備創新發展及示范應用工程

  智能制造裝備發展工程。圍繞感知、決策、執行三個關鍵環節,研究開發新型傳感器、自動控制系統、工業機器人等感知、決策裝置,以及高性能液壓件與氣動元件、高速精密軸承、高速精密齒輪和變頻調速裝置等執行部件;重點開發基于機器人的汽車焊接生產線、自動化倉儲與分揀系統等自動化裝備;推進數字制造技術、自動測控裝置、智能重大基礎制造裝備在百萬噸乙烯工程、百萬千瓦級火電、數字化車間、煤炭綜采等領域的示范應用。
  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重點開展柴油機高壓共軌技術等高效內燃機技術、先進變速器和汽車電子控制技術的研發與應用。大幅提高小排量發動機的技術水平和性能。支持開展普通混合動力汽車技術研發。重點突破動力電池核心技術,支持電機及驅動系統,以及電動空調、電動轉向、電動制動器等的研發和產業化,支持開展燃料電池電堆、燃料電池發動機及其關鍵材料的核心技術研發。支持建設新能源汽車共性技術平臺。
  深海探采工程裝備。緊密圍繞“勘、探、鉆、采、運”五個核心環節,重點研制高性能物探船、深水勘察船、半潛式鉆井平臺、鉆井船、深水生產儲卸裝置、深水半潛式生產平臺、大功率平臺供應船、潛水作業支持船、深水半潛式起重鋪管船等裝備,以及核心設備和系統,到2015年掌握3000米以內深水資源開發所需裝備的設計建造能力。
  軌道交通裝備及關鍵系統。依托重點建設工程,健全研發、設計、制造、試驗驗證、標準體系和平臺,突破永磁電傳動、列車運行控制、安全信息傳輸等核心關鍵技術;研制配套輪軸軸承、傳動齒輪箱、牽引變流器、大功率制動裝置等關鍵零部件;開發牽引傳動與控制、列車運行及網絡控制等關鍵系統。
  支線飛機和通用飛機。加強航空基礎研究,開展航空發動機、機載系統和設備等的研發。積極推進ARJ21支線飛機的批量交付和系列化發展,加快新舟系列支線飛機改進改型和市場推廣,根據市場需求研制新型支線飛機;發展高端公務機,研制一批新型通用飛機及其他特種飛行器。選擇若干地區和相關行業進行通用航空試點。

第二節 調整優化原材料工業

  立足國內市場需求,嚴格控制總量,加快淘汰落后產能,推進節能減排,優化產業布局,提高產業集中度,培育發展新材料產業,加快傳統基礎產業升級換代,構建資源再生和回收利用體系,加大資源的國際化保障力度,推動原材料工業發展邁上新臺階。
  鋼鐵工業。嚴格控制新增產能和總量擴張,以技術改造、淘汰落后、兼并重組、循環經濟為重點提高行業整體素質。規范行業秩序,分批公布符合生產經營規范條件的鋼鐵企業名單。鼓勵企業差異化開發品種,重點提升大宗產品的質量和性能,鼓勵開發國內短缺的關鍵鋼材品種。推廣使用400MPa及以上鋼筋等節能高效鋼材,力爭到2015年高強度鋼筋使用比重超過60%。支持以優勢企業為主體,實施跨地區、跨所有制兼并重組,形成3-5家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6-7家具有較強實力的大型鋼鐵企業集團,前10位鋼鐵企業集團產量占全國鋼鐵總產量的60%左右。綜合考慮資源、市場、環境和運輸等條件,有序推進中心城市城區鋼廠搬遷改造,調整優化鋼鐵工業空間布局。大力發展循環經濟,提高鋼鐵渣、塵泥和尾礦的綜合利用水平。加快廢鋼回收體系建設,鼓勵廢鋼資源回收利用和廢鋼進口。加大國內鐵礦資源勘探開發力度,加強境外資源合作開發,力爭海外權益礦石進口量占鐵礦石進口總量的30%以上,健全資源保障體系。鼓勵企業在境外發展鋼鐵冶煉及深加工。
  有色金屬工業。以發展精深加工、提升品種質量和資源綜合利用水平為重點,大力發展支撐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關鍵材料和市場短缺產品。提高行業準入門檻,從嚴控制鋁、鉛、鋅、鈦、鎂冶煉產能增長。積極利用低溫低壓電解、強化熔煉、生物冶金等先進適用技術,加快淘汰銅、鋁、鉛、鋅等常用有色金屬落后產能,大力實施技術改造,加強含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氣、二口惡英和汞、鉛及其他重金屬污染防治。鼓勵低品位礦、共伴生礦、難選冶礦、尾礦和熔煉渣等資源開發利用,建設和完善再生利用體系。鼓勵大型企業投資勘探開發銅、鋁、鉛鋅、鎳等國內短缺的有色金屬礦產資源,進一步推進現有老礦山深部和外圍找礦。加強稀土、鎢、錫、銻等稀有金屬行業管理,整頓和規范勘探、開采、加工、貿易等環節秩序,繼續嚴格控制開采和冶煉產能,大力發展稀有金屬深加工。支持煤電鋁加工一體化,有序擴大直供電試點。積極推進上下游企業聯合重組,到2015年,銅、鋁、鉛、鋅前10家企業產業集中度分別達到90%、90%、60%、60%。
  石化及化學工業。按照一體化、集約化、基地化、多聯產發展模式,從嚴控制項目新布點,加快推進煉化一體化新建擴建項目,統籌建設一批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千萬噸級煉油和百萬噸級乙烯煉化一體化基地。促進烯烴原料輕質化、多元化,全面提升煉化技術和大型裝備國內保障能力。積極開發煤炭高效潔凈轉化和有機化工原料來源多樣化技術,有序發展煤制烯烴、煤制天然氣等現代煤化工;實施煤制合成氨等傳統煤化工產業的技術改造,優化工藝流程,推動產業升級;鼓勵煤基多聯產,促進化工生產與能源轉化有機結合。加強對揮發性有機物的控制與消耗臭氧層物質的逐步淘汰工作,嚴格氯堿、純堿、無機鹽、輪胎、涂料、氟化工、染料等行業準入,加強化學品分類和標簽管理。大力發展化工新材料、高端石化產品、新型專用化學品、生物化工和節能環保等產業。優化氮肥生產原料路線和動力結構,鼓勵發展專用肥料;支持中小化肥企業生產向肥料二次加工轉移,促進基礎肥料生產向資源地集中,完善磷、鉀肥基地建設。發展高效、低毒、低殘留的環境友好型農藥,淘汰高毒、高殘留、高環境風險的農藥品種。促進化工行業推廣綠色化學技術,逐步替代和淘汰對環境危害嚴重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及其化學品。
  建材工業。重點發展節能環保型建筑構件、工程預制件等建材產品,以及具有保溫隔熱、隔音、防水、防火、抗震等功能的新型建筑材料及制品。大力推廣窯爐余熱利用、水泥粉磨節電和浮法玻璃全氧燃燒等節能技術,加強工業粉塵、氮氧化物和大氣汞的治理。按等量置換原則推廣新型干法水泥生產工藝,到2015年基本淘汰落后水泥產能,新型干法水泥熟料比重超過90%。重點支持利用水泥窯協同處置城市生活垃圾、城市污泥和工業廢棄物生產線建設;加大非金屬礦關鍵技術研發應用,推進建筑衛生陶瓷產品減量化工程,開發建筑陶瓷干法生產技術及裝備;建立與電力、煤炭、鋼鐵、化工等產業相銜接的循環經濟生產體系,提高工業固體廢棄物利用總量。推進企業兼并重組,到2015年前10家水泥企業、平板玻璃企業產能占全國總產能比重分別達到35%、75%以上。

專欄10:原材料行業調整升級重點

  鋼鐵。加大高強度、高抗腐蝕性、高專項性能等關鍵鋼材品種的開發和應用,關鍵品種國內保障率達到95%以上。在減少或不增加產能的前提下,綜合考慮資源、市場、環境和運輸等條件,加快建設湛江、防城港鋼鐵精品基地,積極推進中心城市城區鋼廠轉型和搬遷改造。重點推動鞍鋼與福建三鋼等跨區域兼并重組,以及河北渤海鋼鐵集團、太鋼等區域內兼并重組。研究支持海峽西岸和新疆等地區鋼鐵工業發展。
  電解鋁。原則上不再審批新增產能項目,鼓勵東部能源緊張、環境容量有限地區的電解鋁產能向中西部能源資源富集地區、特別是水電資源豐富的地區轉移。支持在具有水電優勢、資源富集的廣西、云南、四川、青海、陜西、貴州等西部地區合理有序建設有色金屬工業基地。
  稀有金屬。堅持保護性開采與合理利用相結合,嚴格勘察、開采、生產加工、進出口管理,大力推進稀有金屬深加工和應用。到2015年,力爭使稀有金屬高技術產品銷售比率達到40%以上,稀土、鎢、錫、銻、鉬等稀有金屬工業前5家企業產業集中度達到80%以上。
  水泥和平板玻璃。在產能相對過剩的地區,嚴格執行淘汰落后產能的原則,嚴禁新上新增產能項目。在落后產能較多的地區,引導企業加大聯合重組的力度,通過等量置換、上大壓小等手段加快淘汰落后產能。
  煤化工。在傳統煤化工領域,不再審批單純擴能的焦炭、電石項目,結合淘汰落后產能,對合成氨和甲醇等通過上大壓小、產能置換等方式提高競爭力。在現代煤化工領域,加強統籌規劃,嚴格行業準入,在煤炭資源和水資源豐富、環境容量較大的地區有序推進煤制烯烴產業化項目,鼓勵產業鏈延伸,積極發展高端產品;支持具備條件地區適度發展煤制天然氣項目,嚴格控制煤制油項目。
  石化煉化一體化。立足現有企業,綜合考慮原油來源、環境、市場等因素,統籌規劃建設煉化一體化項目,進一步改造提升長三角、珠三角和渤海灣等傳統產業區,適度發展以武漢、成都為核心的中西部內陸產業集中區,優化東北和西部地區資源配置,發展深加工產品。嚴格市場準入,新建煉油項目規模不得低于1000萬噸/年,乙烯規模不得低于100萬噸/年。


  新材料產業。以支撐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保障國家重大工程建設為目標,大力發展稀土功能材料、高性能膜材料、硅氟材料、特種玻璃和功能陶瓷等新型功能材料,積極發展新型合金材料、高品質特殊鋼、工程塑料、特種橡膠等先進結構材料,提升高性能纖維及其復合材料發展水平,加強納米、生物、超導、智能等前沿新材料研究。加快材料設計、制備加工、服役行為、高效利用及工程化的技術研發,促進產學研用相結合,實現新材料產業與原材料工業融合發展,增強材料支撐保障能力。到2015年,新材料產業產值占原材料工業比重達到6%。

專欄11:新材料產業化及應用

  高性能金屬材料。加快發展高端鋁合金、鈦合金、鎂合金等輕質高強度合金材料、高性能銅合金材料及非晶合金材料,組織開發具有高強度、耐高溫、耐腐蝕、延壽等綜合性能好的高品質特殊鋼。
  稀有金屬和稀土功能材料。重點發展高性能磁體、新型顯示和半導體照明用稀土發光材料和高端硬質合金,加快推進新型儲氫材料、催化材料、高純金屬及靶材、原子能級鋯材和銀銦鎘控制棒等產業化,研究突破新一代高儲能密度電池材料及技術。
  先進高分子材料。加快發展工程塑料、特種橡膠、高性能硅氟材料、功能性膜材料和復合功能高分子材料,加強改性及加工應用技術開發,大力發展環保型高性能涂料,防水材料和膠黏劑等材料。
  高性能纖維及高性能復合材料。加強高性能增強纖維工藝及技術裝備攻關,發展碳纖維、芳綸、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纖維、新型無機非金屬纖維等高性能增強纖維。發展新型超大規格、特殊結構的樹脂基復合材料、碳/碳復合材料等,積極開發陶瓷基復合材料,努力擴大產品應用范圍。
  無機非金屬新材料。重點發展超薄基板玻璃、光伏太陽能電池用超白玻璃、導電氧化物鍍膜(TCO)玻璃,鼓勵發展應用低輻射(Low-E)鍍膜玻璃、真空及中空玻璃等節能玻璃。組織推廣高效阻燃安全保溫隔熱等新型建材。

第三節 改造提升消費品工業

  以品牌建設、品種質量、優化布局、誠信發展為重點,增加有效供給,保障質量安全,引導消費升級,促進產業有序轉移,塑造消費品工業競爭新優勢。
  輕工業。加強輕工產品品牌建設,引導企業增強研發設計、經營管理和市場開拓能力。重點發展智能節能型家電、節能照明電器、高效節能縫制設備、新型動力電池、綠色日用化學品、高檔皮革和陶瓷,加快造紙、塑料、皮革、日化等重點行業裝備關鍵技術產業化,推進重點行業節能減排,健全能效標準及標識管理。大力發展降解性好的包裝新材料、新型綠色環保包裝產品和先進包裝裝備。加強廢舊包裝、廢紙、廢塑料、廢舊家電和電池等工業固體廢棄物和廢舊產品回收與綜合利用。加快做強做大一批骨干企業,合理、有序引導產業轉移,提升產業集群發展水平。
  紡織工業。加大高新技術改造力度,發展技術先進、引領時尚、吸納就業能力強的現代紡織工業體系。加強超仿真、功能性、差別化纖維、新型生物質纖維等的開發應用,力爭使我國纖維材料技術水平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推動廢舊纖維制品循環利用,再生纖維利用占纖維加工總量比重提高到15%。組織實施產業用紡織品應用示范,加強產品標準和使用規范的對接,加快產業用紡織品開發及應用。發展高效紡紗、高速織造、短流程印染等成套裝備及工藝,優化毛、麻、絲等獨特資源的紡織染加工技術。提升紡織服裝新產品設計和研發能力,加強營銷創新和供應鏈管理,健全品牌價值體系,重點發展一批綜合實力強的自主品牌企業。積極推進產業轉移,引導企業在棉花、麻、蠶繭、羊毛等主產區發展精深加工,中西部地區紡織工業產值占全國比重提高到28%。
  食品工業。加快發展現代食品工業,推廣應用高效分離、節能干燥、食品生物工程、非熱殺菌等先進技術,開發健康、營養、保健、方便食品。推廣清潔生產技術,促進資源高效利用,提高食品加工副產物和廢棄物增值綜合利用水平。重點支持發酵、制糖、飲料、釀酒、調味品等行業發展循環經濟。加強食品行業標準體系建設,改善企業產品質量安全檢驗檢測條件,推進企業誠信體系建設,加強食品工業優質原料基地建設,提高產品質量安全保障能力。

專欄12:輕紡工業改造提升重點

  智能節能家電。重點突破變頻、空調制冷劑替代、太陽能混合動力、新材料和材料替代等應用技術,開發變頻控制模塊和芯片、高效環保壓縮機和變頻壓縮機、直流電機、空氣源熱泵等關鍵零部件,發展環保、智能型家電產品。到2015年,主要家電產品能效水平平均提高10%,自有品牌家電出口比例達到30%。
  高性能電池。大力發展鋰電池、鎳氫電池、新型結構鉛蓄電池等動力電池;逐步降低電池行業鉛、汞、鎘的耗用量,淘汰普通開口式鉛蓄電池,加快鎳氫電池替代鎘鎳電池步伐。
  制革。加大對清潔化制革、末端污染治理以及環保型皮革化學品的研發推廣力度,推進節水降耗,減少制革污染排放,發展生態皮革。到2015年,皮革產品市場知名度和市場占有率有較大幅度提高。
  日用玻璃和陶瓷。推廣玻璃瓶罐輕量化制造技術、節能玻璃配方,發展自動化配料及均化系統、廢(碎)玻璃自動化處理系統。優化窯爐結構設計,推廣節能型干燥、球磨、成型設備,及高效燃燒控制、循環利用等先進技術。
  化學纖維及產業用紡織品。通過分子結構改性、共混、異性、超細、復合等技術,發展仿棉滌綸和仿毛纖維;突破新型溶劑法等關鍵技術,實現生物質纖維產業化。發展百萬噸級精對苯二甲酸(PTA)裝置、大型粘膠裝置、連續聚合氨綸等技術和裝備。開發和提升非織造成型、織造成型、復合加工及功能性后整理技術,重點發展土工、醫療衛生、環保過濾、交通工具、安全防護等產業用紡織品。到2015年,產業用紡織品占纖維消費比重提高到25%。
  食品。重點支持肉制品、乳制品等12個食品行業企業工藝技術裝備的更新改造,完善原料檢驗、在線檢測、成品質量等檢測設施和手段,健全質量可追溯體系和食品工業企業誠信體系。


  醫藥工業。以提高重大疾病防治能力和提升居民健康水平為目標,加快實現基因工程藥物、抗體藥物、新型疫苗關鍵技術和重大新產品研制及產業化,支持利用基因工程、酶工程等現代生物技術改造傳統制藥工藝和流程。加強化學新藥研發及產業化,抓住全球通用名藥市場快速增長的機遇,培育國際市場新優勢。堅持繼承和創新相結合,發展療效確切、物質基礎清楚、作用機理明確、質量穩定可控的現代中藥。提高先進醫療裝備和高端生物醫用材料的發展水平,推進核心技術和關鍵部件的研發及產業化。促進基本藥物生產向優勢企業集中,提高生產集約化、規模化水平。推動藥品質量標準和生產質量管理規范升級。建立軍民結合的應急特需藥品研發、生產體系,健全民族藥研發及產業化機制,滿足應急救治的藥物需求。“十二五”期間,醫藥工業產值年均增速保持在20%以上。

專欄13:生物醫藥技術創新和結構調整

  重大疾病防治新藥創制。以提高重大疾病防治能力為目標,支持現代生物技術藥物、化學藥和現代中藥領域的創新藥物研發及產業化。到2015年,培育20個以上創新藥物投放市場,培育20個以上具有國際競爭優勢的通用名藥物新品種,培育50個以上現代中藥品種。
  先進醫療設備創制。部署核心部件與共性關鍵技術研究,重點突破主要依賴進口的數字醫學設備、精密醫療器械等產品,支持中醫診療設備發展。到2015年,培育50個以上掌握核心技術、形成較大市場規模的醫療設備產品。
  質量升級示范。支持綜合實力較強的企業率先實施新版《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GMP),鼓勵優勢企業開展發達國家GMP認證。到2015年,50家以上制劑企業通過發達國家GMP認證。
  國際化示范。鼓勵國內企業在境外同步開展臨床研究,鼓勵企業在境外以直接投資或并購的方式設立研發機構或生產基地,加快開展產品國際注冊。到2015年,20家以上的國內企業在境外設立研發機構或生產基地。
  中藥材(民族藥)產業化。鼓勵企業建立中藥材原料基地,推廣規模化種植,加強重要野生藥材品種人工選育。運用生物技術進行優良種源的繁育,建立和完善種子種苗基地、栽培試驗示范基地,推動野生藥材的家種。加強中藥材認證。到2015年,建成100個以上中藥材(民族藥)重點品種規模化生產示范基地。

第四節 增強電子信息產業核心競爭力

  堅持創新引領、融合發展,攻克核心關鍵技術,夯實產業發展基礎,深化技術和產品應用,積極拓展國內需求,引導產業向價值鏈高端延伸,著力提升產業核心競爭力。
  基礎電子。把握電子信息產品發展新趨勢,突破關鍵電子元器件、材料和設備的核心技術和工藝,提高產品質量和檔次,形成結構優化、配套完整的基礎電子產業體系。結合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和產業創新發展工程,著力發展集成電路設計業,持續提升先進和特色集成電路芯片生產技術和能力,發展先進封裝工藝,進一步提高測試水平,攻克關鍵設備、儀器、材料和電子設計自動化(EDA)工具技術工藝,實現重大產品、重大工藝和新興領域的突破。到“十二五”末,集成電路產業規模占全球15%以上。統籌規劃、合理布局,重點支持高世代薄膜晶體管液晶顯示器件(TFT-LCD)面板發展,提高等離子體顯示器件(PDP)產業競爭力,加快大尺寸有機電致發光顯示器件(OLED)、電子紙、三維(3D)顯示、激光顯示等新型顯示技術的研發和產業化,發展上游原材料、元器件及專用裝備等配套產業,完善新型顯示產業體系,平板顯示產業規模占全球比重提高到20%以上。支持高端微電子器件、光電子器件、綠色電池、功率器件、傳感器件等產品及關鍵設備、材料的研發及產業化,推動傳統元器件向智能化、微型化、綠色化方向發展。

專欄14:基礎電子產業躍升工程

  集成電路。突破高端通用芯片核心技術,開發面向網絡通信、數字視聽、計算機、信息安全、工業應用等領域的集成電路產品。加快12英寸集成電路生產線技術升級和建設,開發45納米(nm)及以下先進工藝模塊和特色工藝模塊;提升先進封裝工藝和測試水平;增強刻蝕機、離子注入機、互聯鍍銅設備、大尺寸硅片等8-12英寸集成電路生產線關鍵設備、儀器和材料的開發能力。加強對18英寸集成電路生產技術的儲備性研發。加快國家級集成電路研發中心和公共服務平臺建設。
  關鍵電子元器件和材料。支持片式阻容感、機電組件、電聲器件、智能傳感器、綠色電池、印刷電路板等產品的技術升級及工藝設備研發。積極發展半導體材料、太陽能光伏材料、光電子材料、壓電與聲光材料等,以及用于裝聯和封裝等使用的金屬材料、非金屬材料、高分子材料等。
  新型平板顯示。重點支持6代以上TFT-LCD面板生產和玻璃基板等核心技術研發。圍繞高光效技術(高能效、低成本)、高清晰度技術(3D、動態清晰度、超高清晰度)以及超薄技術進行研發,提高PDP產品性能,完善配套產業鏈。重點支持大尺寸OLED相關技術和工藝集成開發,攻克低溫多晶硅(LTPS)技術,加強OLED關鍵原材料及設備本土化配套。支持電子紙及關鍵材料研發及產業化。
  發光二極管(LED)。重點突破外延生長和芯片制造關鍵技術,提高外延片和高端芯片的國內保障水平。增強功率型LED器件封裝能力,加大對封裝結構設計、新型封裝材料及新工藝的研究與開發。加快實現金屬有機化合物化學氣相淀積(MOCVD)設備的量產,推進襯底材料、高純金屬有機化合物(MO源)、高性能環氧樹脂以及高效熒光粉等研發和產業化。加快檢測平臺建設,制定和完善LED相關標準。

  計算機。提升產品研發和工業設計能力,完善和延伸產業鏈,增強自主品牌國際競爭力。統籌部署云計算等關鍵技術、產品的研發、產業化及應用,積極推動設計、產品、應用、服務融合創新和互動發展,加快移動互聯網終端的研制,加強云計算平臺建設,推進先導部署和應用示范。大力支持自主設計研發中央處理器(CPU)等芯片在整機中的應用,加快平板電腦、高性能計算機及服務器、網絡產品、存儲系統及打印輸出設備、工業控制計算機、自主可信安全產品等重點產品的研發及產業化。推進綠色智能數據中心及技術業務服務平臺建設,拓展行業應用市場。加快新一代空管信息系統建設。
  通信設備及終端。重點支持TD-SCDMA高端產品、TD-LTE等新一代移動通信設備和系統的研發及產業化,完善TD-LTE移動終端基帶和射頻芯片、應用平臺和測試儀器等配套產業。積極推進大容量、超高速、高智能的光傳輸、交換和接入技術,以及寬帶無線接入技術和產品的研發及產業化。發展傳感網絡關鍵傳輸設備及系統,統籌部署下一代互聯網、三網融合、物聯網等關鍵技術的研發和產業化,培育自主可控的物聯網感知產業和應用服務業。積極參與國際通信標準制定,推動我國標準更多地成為國際主流標準。大力發展智能手機及信息終端、衛星應用終端等新型終端產品。加強設備制造業與電信運營業的互動,推進產品和服務的融合創新。
  數字視聽。加快完善平板電視產業鏈,重點支持網絡化、智能化、節能環保、具有立體顯示功能的新型彩電產品的研發與應用,促進彩電產業轉型升級。加快研發適應三網融合業務要求的多種數字家庭智能終端和新型消費電子產品,支持高清投影機、高保真音響的研發與應用,大力推動數字家庭多業務應用示范,加強音視頻編解碼、地面數字電視傳輸等技術標準的推廣應用。支持數字家庭產業基地建設。支持電視整機企業與上游企業資源整合,加強與內容服務企業間的聯合與合作。培育具有全產業鏈競爭優勢的行業龍頭企業,完善產業配套體系。
  軟件業。堅持以系統帶動整機和軟硬件應用、以應用帶動產業發展,促進軟件業做強做大。加強操作系統、數據庫、中間件、辦公軟件等基礎軟件的研發和推廣應用,發展新一代搜索引擎及瀏覽器、網絡資源調度管理系統、智能海量數據存儲與管理系統等網絡化的關鍵軟件。重點支持數字電視、智能終端、應用電子、數字醫療設備、下一代互聯網等領域嵌入式操作系統及關鍵軟件的研發及產業化,提升工業裝備和產品智能化水平。大力發展工業軟件、行業應用軟件和解決方案,推動工業生產業務流程再造和優化。加快發展信息安全技術、產品和服務,構建自主可控信息安全體系和架構,完善信息安全產品及服務認證制度,提高對國家安全和重大信息系統安全的支撐能力。支持數字內容處理技術及相關產品的研發和產業化。著力培育龍頭企業,鼓勵中小軟件企業特色化發展,形成良好的產業生態環境。推動中國軟件名城創建。“十二五”期間,軟件業年均增速保持在22%以上,占信息產業比重提高到20%以上。

專欄15:物聯網研發、產業化和應用示范

  著力突破物聯網的關鍵核心技術。圍繞高端傳感器、新型射頻識別(RFID)、智能儀表、智能信息處理軟件等瓶頸環節,突破核心技術,重點支持面向應用的數據挖掘和智能分析決策軟件技術及產品的研發,加強高可靠、低成本傳感器專用芯片、傳感節點、微操作系統、嵌入式系統和適于傳感器節點使用的高效電源等產品的研發及產業化,開發與新型網絡架構相適應的虛擬化、低功耗技術及相應產品。
  加快構建物聯網標準化體系。從總體、感知、傳輸、應用等方面系統構建物聯網標準體系。加快傳感器網絡組網、物品標識編碼、信息傳輸、智能處理、安全等關鍵技術標準研究制定,建立跨行業、跨領域的物聯網標準化協作機制。
  統籌重點領域的物聯網先導應用。研究制定物聯網應用行動計劃,分步驟、分層次開展先導應用示范,加快形成市場化運作機制。推進物聯網在先進制造、現代物流、食品安全、數字醫療、環保監測、安全生產、安全反恐(周界防護)、智慧城市以及在交通、水利、電網等基礎設施中的應用。研究推進無錫國家物聯網創新示范區建設。加強物聯網創新服務體系建設。

第五節 提高國防科技工業現代化水平

  按照走中國特色軍民融合式發展道路的要求,加快推進先進國防科技工業建設,建立和完善軍民結合、寓軍于民的武器裝備科研生產體系,確保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需要。
  提升武器裝備研發制造水平。根據國防建設需要,調整優化能力布局,加強武器裝備研發條件建設,提升總體設計、總裝測試和系統集成等核心能力,提高武器裝備研制體系化和信息化水平。開展基礎理論與前沿技術探索,增強原始創新能力。推進產學研用結合,形成創新合力,突破一批基礎技術、前沿技術和關鍵技術,提高集成創新水平。以產業關鍵技術和先進制造技術為重點,大力推進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推動高技術武器裝備自主式、跨越式和可持續發展。進一步推進國防科技工業投資體制改革,深化軍工企業改革,穩步推進軍工科研院所改革。
  促進軍民融合式發展。進一步完善武器裝備科研生產許可制度體系,形成管理科學、規范有序、政策協調的武器裝備科研生產準入和退出機制。引導和鼓勵民間資本進入國防科技工業建設領域,形成面向全國、分類管理、有序競爭的開放式發展格局。加強國防工業與民用工業在規劃、政策上的協調銜接,促進軍、民科研機構的開放共享;加速軍工和民用技術相互轉化,促進國防領域和民用領域科技成果、人才、設施設備、信息等要素的交流融合,提高資源利用效率。開發軍民兩用技術和產品,加快國防科技成果轉化和產業化進程,大力發展軍民結合產業和軍工優勢產業;建設軍民結合產業基地,促進軍工經濟與區域經濟融合。到“十二五”末,基本實現國防科技與民用科技、國防科技工業與民用工業的互通、互動、互補發展。

第六節 加快發展面向工業生產的相關服務業

  按照“市場化、專業化、社會化、國際化”的發展方向,大力發展面向工業生產的現代服務業,加快推進服務型制造,不斷提升對工業轉型升級的服務支撐能力。
  工業設計及研發服務。圍繞外觀造型、功能創新、結構優化、包裝展示以及節材節能、新材料使用等重點環節,創新設計理念,提升設計手段,壯大設計隊伍,大力發展以功能設計、結構設計、形態及包裝設計等為主要內容的工業設計產業。支持工業企業與設計企業開展多種形式合作,擴大工業設計服務市場。充分利用現代信息網絡技術及平臺,培育發展一批具備較強競爭力的專業化研發服務機構。扶持一批專業化的技術成果轉化服務企業,構建多領域、網絡化的技術成果轉化服務體系。支持發展面向生產過程的分析、測試、計量、檢測等服務,鼓勵發展檢索、分析、咨詢、數據加工等知識產權服務。

專欄16:工業設計及研發服務發展專項

  培育高素質工業設計和研發人才。推動建立工業設計專業技術人員職業資格制度。建立國家工業設計獎勵制度。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創建工業設計實訓基地。吸引海外優秀工業設計和研發服務人才回國創業。
  培育龍頭企業。引導企業加大設計創新投入,鼓勵加強設計研發服務能力建設,創新服務模式,重點培育一批工業設計和研發服務骨干企業。組織認定一批國家級企業設計中心,建立工業設計企業資質評價制度。
  培育國家級示范區。面向重點產業和重點區域,加強公共服務平臺建設,促進工業設計企業集聚發展,培育一批輻射能力強、帶動效應顯著的國家級工業設計及研發服務示范區。加強研發設計領域共性和基礎性技術研發,依托產業基地建設一批研發公共服務平臺。
  發展生物醫藥等專業研發服務外包。大力發展臨床前研究、藥物安全性評價、臨床試驗及試驗設計等領域的專業化第三方服務,支持發展醫藥研發外包(CRO)等專業服務。

  制造業物流服務。引導工業企業加快物流業務整合、分離和外包,釋放物流需求。推進重點行業電子商務平臺與物流信息化集成發展。加強危險品流向跟蹤、狀態監控和來源追溯的信息化管理,提高食品、農產品等冷鏈物流信息管理水平。支持第三代移動通信(3G)、3S(全球衛星導航系統GNSS、地理信息系統GIS、遙感RS)、機器到機器(M2M)、射頻識別(RFID)等現代信息通信技術在制造業物流領域的創新與應用。加快信用、認證、標準、支付和物流平臺建設,鼓勵服務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完善企業間電子商務(B2B)發展的支撐環境。
  信息服務及外包。大力發展網絡化、全鏈條的信息傳輸、信息技術、信息內容等服務業。引導信息系統集成服務向產業鏈前后端延伸,推動咨詢設計、集成實施、運行維護、測試評估、數據處理與運營服務等業務向高端化發展。支持發展面向網絡新應用的信息技術服務,加快發展軟件即服務(SaaS)等新型業務模式。制定推廣信息技術服務標準(ITSS),加快信息技術服務支撐工具研發和服務產品化進程,促進重點軟件企業面向金融、電信、醫療、能源交通等行業的知識庫建設。鼓勵發展信息技術外包服務(ITO)、業務流程外包服務(BPO)和知識流程外包服務(KPO),擴大服務對象和業務規模。提高信息服務及外包公共服務平臺和項目分包平臺的服務能力,支持外包人才培訓和實訓基地建設。扶持一批由制造企業中剝離形成的專業化信息服務企業,提升外包業務承接能力。
  節能環保和安全生產服務。加快發展合同能源管理、清潔生產審核、綠色產品(包括節能產品、環保裝備)認證評估、環境投資及風險評估等服務。推動節能服務公司為用能單位提供節能診斷、設計、融資、改造、運行等“一條龍”服務。鼓勵大型重點用能單位組建專業化節能服務公司,為本行業其他用能單位提供節能服務。加大污染治理設施特許經營實施力度,引導民間投資節能環保服務產業。創新合同能源管理模式,積極推廣市場化節能服務模式。積極培育企業安全生產服務市場,加快發展安全生產技術咨詢、合同安全管理、工程建設、產品推廣和安全風險評估、裝備租賃、人才培訓等專業服務。
  制造服務化。鼓勵制造企業積極發展精準化的定制服務、全生命周期的運維和在線支持服務,提供整體解決方案、個性化設計、多元化的融資服務、便捷化的電子商務等服務形式。引導有條件的企業從提供設備,向提供設計、承接項目、實施工程、項目控制、設施維護和管理運營等一體化服務轉變,支持大型裝備企業掌握系統集成能力,開展總集成總承包服務。鼓勵制造企業圍繞產品功能拓展,發展故障診斷、遠程咨詢、呼叫中心、專業維修、在線商店、位置服務等新型服務形態。推動制造企業通過業務流程再造,發展社會化專業服務,提高專業服務在產品價值中的比重。積極開發和保護工業旅游資源,推進工業旅游示范與服務標準化建設,大力開發工業專題旅游線路和旅游產品,加快完善工業旅游市場體系。

第五章 保障措施及實施機制

第一節 完善保障措施

  進一步完善政策法規體系,健全促進工業轉型升級的長效機制,為實現規劃目標及任務提供有力保障。
  健全相關法律法規。圍繞推進工業轉型升級的重點任務,在產業科技創新、技術改造、節能減排、兼并重組、淘汰落后產能、質量安全、中小企業、軍民融合式發展等重點領域,健全和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加強民用飛機、軟件、集成電路、新能源汽車、船舶、高端裝備、新材料等戰略性、基礎性產業發展的法律保障。
  完善產業政策體系及功能。動態修訂重點行業產業政策,加緊制定新興領域產業政策,加強產業政策與財稅、金融、貿易、政府采購、土地、環保、安全、知識產權、質量監督、標準等政策的協調配合。充分考慮資源狀況、環境承載能力和區域發展階段,研究實施針對特定地區的差異化產業政策。制定發布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先進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指導目錄,逐步消除生產性服務業與工業企業在生產要素價格等方面的差異。貫徹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制定產業轉移指導目錄,促進區域間生產要素合理流動、產業有序轉移和生產力合理布局。依法實施反壟斷審查,建立產業安全監測預警指標體系和聯動機制。
  強化工業標準規范及準入條件。完善重點行業技術標準和技術規范,加快健全能源資源消耗、污染物排放、質量安全、生產安全、職業危害等方面的強制性標準,制定重點行業生產經營規范條件,嚴格實施重點行業準入條件,加強重點行業的準入與退出管理。進一步完善淘汰落后產能工作機制和政策措施,分年度制定淘汰落后產能計劃并分解到各地,建立淘汰落后產能核查公告制度。
  加大財稅支持力度。整合相關政策資源和資金渠道,加大對工業轉型升級資金支持力度,加強對重點行業轉型升級示范工程、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建設、工業基礎能力提升、服務型制造等方面的引導和支持。完善和落實研究開發費用加計扣除、股權激勵等稅收政策。研究完善重大裝備的首臺套政策,鼓勵和支持重大裝備出口;完善進口促進政策,擴大先進技術裝備和關鍵零部件進口。穩步擴大中小企業發展專項資金規模。發揮關閉小企業補助資金作用。制定政府采購扶持中小企業的具體辦法,進一步減輕中小企業社會負擔。
  加強和改進金融服務。鼓勵汽車、電子信息、家電等企業與金融機構密切合作,在控制風險的前提下,開發完善各類消費信貸產品。鼓勵金融機構開發適應小型和微型企業、生產性服務企業需要的金融產品。完善信貸體系與保險、擔保之間的聯動機制,促進知識產權質押貸款等金融創新。加快發展主板(含中小板)、創業板、場外市場,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積極推進債券市場建設,完善信用債券發行及風險控制機制;支持符合條件的工業企業在主板(含中小板)、創業板首次公開發行并上市,鼓勵符合條件的上市企業通過再融資和發行公司債券做大做強。支持企業利用資本市場開展兼并重組,加強企業兼并重組中的風險監控,完善對重大企業兼并重組交易的管理。
  健全節能減排約束與激勵機制。完善節能減排、淘汰落后、質量安全、安全生產等方面的績效評價和責任制。建立工業產品能效標識、節能產品認證、能源管理體系認證制度,制定行業清潔生產評價指標體系。加強固定資產投資項目節能評估和審查。研究制定促進“兩型”企業創建的政策措施。嚴格限制高耗能、高排放產品出口。建立完善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研究建立工業生態設計產品標志制度。制定鼓勵安全產業發展和鼓勵企業增加安全投入的政策措施,支持有效消除重大安全隱患的搬遷改造項目。加強重點用能企業節能管理,完善重點行業節能減排統計監測和考核體系。
  推進中小企業服務體系建設。以中小企業服務需求為導向,著力搭建服務平臺,完善運行機制,壯大服務隊伍,整合服務資源。充分發揮行業協會和科研院所作用,支持各類專業服務機構發展,重點支持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范平臺建設,構建體系完整、結構合理、資源共享、服務協同的中小企業服務體系。發揮財政資金引導作用,鼓勵社會投資廣泛參與,加快中小企業公共服務平臺和小企業創業基地等公共服務設施建設。建立多層次的中小企業信用擔保體系,推進中小企業信用制度建設。加強對小型微型企業培訓力度,提高經營管理水平。
  深化工業重點行業和領域體制改革。加快推進壟斷行業改革,強化政府監管和市場監督,形成平等準入、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健全國有資本有進有退、合理流動機制,促進國有資本向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重要領域集中。完善投資體制機制,落實民間投資進入相關重點領域的政策,切實保護民間投資的合法權益。進一步簡化審批手續,落實企業境外投資自主權,支持國內優勢企業開展國際化經營。完善工業園區管理體制,促進工業企業和項目向工業園區和產業集聚區集中。

第二節 健全實施機制

  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國務院有關部門要切實履行職責,強化組織領導,周密部署、加強協作,保障規劃順利實施。
  建立部際協調機制。建立由工業和信息化部牽頭、相關部門和單位參加的部際協調機制,加強政策協調,切實推動規劃實施。工業和信息化部牽頭制定重點行業和領域轉型升級總體方案,各地根據實際情況制定具體實施方案。
  明確規劃實施責任。規劃提出的預期性指標和產業發展等任務,主要依靠市場主體的自主行為實現。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國務院有關部門要完善規劃實施環境和市場機制,加強對市場主體行為的引導。對規劃確定的約束性任務,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國務院有關部門要加強宏觀指導,做好跟蹤監測和信息發布,定期公布各地區規劃目標完成情況,切實發揮規劃的導向作用。
  加強和創新工業管理。進一步強化工業管理部門在制定和實施發展規劃、產業政策、行業標準等方面的職責,創新工業管理方式和手段。完善行業工業經濟監測網絡和指標體系,強化行業信息統計和信息發布。加強工業生產要素銜接。充分發揮行業協會、中介組織等在加強行業管理、推動企業社會責任建設等方面的積極作用。
  強化規劃監測評估。建立動態評估機制,強化對規劃實施情況的跟蹤分析和督促檢查。工業和信息化部要提出規劃實施年度進展情況報告,并適時開展中期評估,不斷優化規劃實施方案和保障措施,促進規劃目標和任務的順利實現。

11彩票